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W生活区 >持刀挥锤‧夫妇为20元互砍

持刀挥锤‧夫妇为20元互砍

持刀挥锤‧夫妇为20元互砍(霹雳.和丰20日讯)一对年届七旬却经常吵架的年迈夫妻,週二发生争执而大打出手。妻子怀疑丈夫偷掉她4张面额5令吉準备用来买鸡腿的钞票而上演铁公鸡,结果双方各持巴冷刀及铁锤互殴,期间妻子更涉嫌把煮了一段时间的热油泼向丈夫。夫妇俩头部挂彩,丈夫伤势较为严重,头部挨了至少3刀,被救护车送院时已昏迷。这起夫妻全武行事件于週二中午约12时30分,发生在和丰林玛班映新村巴剎附近一间住家。男伤者邱仁贵(73岁)伤势严重,由救护车送入怡保中央医院救治;女伤者黄月桂(66岁)则不愿与丈夫同行,拒绝踏入救护车,最终由幼子陪同前往就医,头部缝针后已获准回家,目前暂在姐姐家休养。男女双方是在住家客厅动武。女伤者的外甥女说,据她了解,应该是姨丈先动手,阿姨再还手而对打起来,起因是阿姨当天发现4张5令吉钞票,即总值20令吉不翼而飞,这是阿姨打算用来买鸡腿的钱,阿姨认为是姨丈偷掉这些钱。“阿姨早上10时许曾煮油,听说互殴时,阿姨先拿着锤子,泼油后,姨丈跌了一跤而鬆开手中的刀,阿姨再拿刀致伤姨丈。”她说,阿姨泼向姨丈的油相信已冷却一段时间,混乱中,相信姨丈也用锄头柄抵挡。“我问过阿姨,她承认週一晚上曾与姨丈吵架而一晚都睡不着,于是在客厅看电视,姨丈就出来骂她,但他们当晚没有动手。”前一晚争吵1小时邻居也证实,这对夫妇週一晚上争吵了一个小时,夫妻俩当时是从晚上9时许吵到10时许,最终由同住的幼子劝阻,并叮嘱父亲先冷静和走开。週二中午,邻居听到夫妻俩又大声吵架,过后传来男伤者一声惨叫,便赶忙过去探看,发现他头部至少被砍3刀而呆坐在客厅的房门外,血流满面,双手皆沾满鲜血。救护车未抵达前为夫者还保持清醒,当他被抬上救伤车时,已不省人事。至于为妻者同样头部受伤,脸部、双手及衣服染上血迹,一直喃喃自语指责有人偷了她的钱,也不停向家人发牢骚,甚至表示不要跟丈夫同车到医院敷药。由于两人是在客厅殴斗,以致地面到处都有血渍与油渍,连墙壁也沾上男伤者的血渍,客厅凌乱不世。警方接到投报后到现场展开调查,带走一把巴冷刀、一把铁锤和锄头柄。警方也安排鉴证组到来搜证。妻斥夫没给家用还偷钱女伤者申诉,当她去买鸡腿準备支付鸡腿钱3令吉时,发现钱包内只剩一张10令吉、6张1令吉,还有4张5令吉不见了;由于她先前把钱包放在睡裤,睡裤曾留在厕所,因此怀疑是丈夫拿了她的20令吉。她回家后,与丈夫吵了起来,丈夫否认拿了她的20令吉,还掏出裤袋内的钱扬了一扬,“他说他自己有钱,何必偷我的钱,但我不相信!”她声称,丈夫过后问她:“要不要吃锄头柄?”两人继续争吵,丈夫突然挥动巴冷刀砍向她。她坦言,她拿起锤子还击,还以热油泼向丈夫,造成丈夫跌倒。她这时拿起丈夫鬆手的巴冷刀,砍向丈夫,丈夫不断踢她,她则以刀再砍向丈夫的脚。她坦承当时很生气,很激动,并承认曾煮过油,而且油还是热的。女伤者目前在姐姐家休养,其右额缝了7针。她申诉指自己的腹部疼痛,而且丈夫经常向她动粗,掐她的颈项,向她拳打脚踢,甚至向她脸部挥拳。“他平日没给家用,还偷我的钱和衣服,我养家很辛苦的。”说到这里,她突然双眼泛红,不断重覆是丈夫拿了她的钱。警方:老妇或患精神病和丰警区副主任恩勒约翰证实此案时透露,据调查这对夫妻经常争吵,但老妇显得更兇悍,警方因而怀疑老妇或患有精神问题。男伤者身体80%被热油烫伤,他与妻子原本都是被送到和丰医院,但基于他的伤势较为严重,过后已再转送怡保中央医院,目前情况稳定。他指出,这对夫妻是因家庭问题摩擦而互殴,两人皆受重伤。据初步调查,互殴的导火线是妻子指丈夫偷她的钱。“互殴过程中,妻子不但以巴冷刀朝丈夫砍去,也持木棍殴打丈夫,导致丈夫双手受伤,头部流血,而妻子则被铁搥伤及头部,脸部也有瘀伤。”他指出,警方鉴证组在现场起获巴冷刀、木棍和铁鎚,目前将援引刑事法典324条文调查此案。夫伤势严重妻喃喃自语当和丰自愿治安公会队员赶抵现场时,见两名老夫妻身上血迹斑斑,男的坐在客厅地上,女的则在屋外喃喃自语,为免双方再起冲突,队员各守在二人身旁。“男伤者的伤势相当严重,他头部的伤都相当深,鲜血直流;妻子则不停在唠叨,一直说有人偷了她的钱。”村民议论纷纷期间,和丰志愿治安队队员不但看守着男女伤者,也第一时间致电和丰医院以召来救护车,把伤者送往医院。与男女伤者同住的幼子接获通知后,马上赶回家,当他看到父母互殴受伤,不禁痛心地呆坐在地上,不愿多说话,亲戚及朋友则在一旁劝解及安慰他。此事传开后,引来众多村民围观,大家议论纷纷;村民透露,这对夫妻其实经常吵架,但打架则是第一次。妻车祸伤头致精神错乱女伤者的外甥女坦言,阿姨曾遇过车祸而伤及头部,已有精神错乱的情况多年,经常说姨丈偷她的衣服和钱。“可能是家境比较困难,夫妻俩不大和气,积下很多怨气而爆发这些事情。”邻居也透露,这对夫妻经常吵架,有时甚至在半夜争吵,通常是妻子责骂丈夫而引发争执,并斥责丈夫偷她的东西。丈夫曾因为这些事,搬到兄长家住上一段时间,过后再搬回来。据悉,男女伤者已经没有工作两三年,男伤者之前是以挖莲藕维生,女伤者则是到菜园做杂工。夫妻俩原本育有3子1女,其中两名儿子已过世,女儿嫁到拱桥,幼子则在玻璃厂工作养家。‧2013.08.20

相关推荐